绵师人物

【榜样教师】梅杨:植一片教育的茂林

  发布时间:2020-12-30 15:36:56  浏览:

还记得高中课本中的那篇《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吗?“我记得清清楚楚,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高等科楼上大教堂里坐满了听众,随后走进了一位短小精悍秃头顶宽下巴的人物,穿着肥大的长袍,步履稳健,风神潇洒,左右顾盼,光芒四射,这就是梁任公先生。”

我们初见梅杨就像看见了自书中走出的梁公。

第一次见到梅杨,手里拿着深褐色保温杯,步伐不急不慢,给人一种沉稳踏实感,披着冬日暖阳的光芒而来,没入眼帘的是一张带着和蔼笑意的脸庞。身量不高,头发有些稀疏,圆圆的脸上带一副方形的眼镜。“我们主要测量光谱,通过计算光谱来统计与观察凝聚态的微观结构……”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梅杨就起他从事的工作侃侃而谈。

亲身经历启发教育热情

Later is better than never.”多年来,一句毕业寄语陪伴着梅杨在科研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也由梅杨传递给他的学生。这句被梅杨挂在嘴边多年的话,出自他的导师——四川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郑文琛教授。

梅杨有一段相当曲折的求学经历。1991年,他从四川大学材料科学系本科毕业以后,进入成都无缝钢管厂工作,这一干就是八年。工作期间他考取西南交通大学研究生,但由于当时求学时企业了限制报考专业条件,他只能选择自己不是很喜欢的管理工程专业就读,毕业后,也没有从事专业相关的工作。1998年,成都无缝钢管厂经历国企改制破产倒闭,梅杨又辗转到武汉钢铁集团工作近三年。兜兜转转过后,他考取了母校四川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硕士研究生,从工学毅然转至理学研究,硕博深造六年,从事物理模型建立与模拟计算等方面的研究直到现在。

止步工学,转而从头开始做理学研究,做出这样的决定,无疑需要莫大的勇气。因为这份勇气,梅杨有幸拜在郑文琛教授的门下,成为教授学生里年龄最大的一个。

或许在别人的认知里,年龄大小是限制是否适合从事理论研究的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计算物理专业上。例如牛顿22岁发现二项式定理并开始着手微积分的发明,再观爱因斯坦26岁提出光电磁假设,解释了光电效应获得诺贝尔奖。“物理大牛”们似乎都是年纪轻轻就有所建树。可郑文琛教授并不认为年龄能成为学习障碍。“既然选择从事理学方向,就要把它做到底并且做好。”郑文琛教授看出梅杨是真的喜欢理学,也希望他能够沉淀下来,收获一些成果。

“导师在学术上对我们也要求特别严格,也特别关心我们的生活。在学习的过程中,每当我的心理出现反复与自我怀疑,感觉到无助的时候,导师都会拍拍我的肩膀,坚定的告诉我说:继续努力,前途一定会有的。”心境的起落之间,梅杨的意志被磨砺的越发坚毅,为后来独立地做科研奠定坚实的基础。

这样一段的经历告诉梅杨,遇上一个好的老师真的太重要。“遇上一个好的导师,对学生今后有一个乐观的发展尤为重要。教师引领学生设立目标,甚至激励他们设立更为远大的目标,让学生从无想法变化到有想法,同时可能改变学生的人生方向。在大学学习的每一个阶段,帮助他们瞄准目标,不断的鼓励他们,坚持前行,决不放弃。”梅杨自己也成为了一名大学教师后,立志成一名向自己导师一样的优秀教师,实践着不断启发鼓励学生的观点,引领着他的学生走得更远。

责任担当注情莘莘学子

师范类高校的教师,肩上挑起的是两倍的教学任务。

他们的大部分学生毕业之后会选择从事教育类工作,这就意味着,老师们在设计教学方案时,一方面要考虑专业知识的容纳,另一方面需要突出教学特色,在潜移默化之间把自己多年来积累的教学经验,用课堂的形式传授给学生,打好学生的教学“地基”。

关于教书,梅杨坚信“兴趣往往是最好的老师”。

“你们看,这像不像锰元素,在不同的温度、酸碱度等条件下呈现出大相径庭的反应特征。”指着书本上的概念,勾起了梅杨观察锰元素结构研究时的回忆,他兴致勃勃的跟学生分享有趣的研究过程。加深理论概念的同时,也对旧知识进行了一番复习,同时,引发了学生对于科研探索的兴趣。

这一切,是偶然遇到了两种类似性质物质概念的碰撞,也是梅杨故意设计的教学方式。多年来从事教育工作,梅杨尽力使枯燥的理论知识变得生动有趣。他把一部分枯燥的理论知识与脑海中生动有趣的小故事联系起来,给同学们讲述,以此来激发学生对科学研究的好奇心,潜移默化的影响学生,最终使学生走上科研的道路。他用质朴的语言,拉近科研与学生们之间的距离。无声地启发学生:科研不是九天寒月让人高不可攀,反而如冬日暖阳属于我们每一个人。从而促使源源不断的学生萌发对科学探索的好奇心,而这颗萌芽将可能改变其中一些人的一生。

在赴美国访学的半年,梅杨观察到美国学生在大学中学习动力之大,超乎中国学生的想象。因此,梅杨认为,每年入学时是否及时的给学生培养规划未来的目标,激励学生萌生对未来蓝图地想象,对学生四年的发展非常重要。

梅杨也会告诉学生:“如果这四年你没有任何梦想,那么这四年你就算白费光阴了,四年的每一个阶段都应该有一个梦想,剩下的就是去实践梦想。”

数理学院2015级2班的学生唐佩云和汪玉琴思维活跃,刻苦努力,给梅杨留下了深刻印象。两位同学在课后经常与老师一起探讨问题,把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在老师的引导下,她俩早早的设立好了目标,基础学科学得非常扎实,两位同学后来分别收到了来自北京理工大学和四川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对问题刨根问底,不局限在书本和考试这一狭窄的区域内,不迷信权威,敢于提出自己的一些挑战和看法,真正拥有开放型和发散性思维,想要走科研道路,必须具备这些条件。“中国不缺成绩好的学生,缺乏的是有创新思维的学生,而创新的而新的突破往往就在大家都司空见惯的东西上。”梅杨说。

期末课程的考察是梅杨实行教学改革的起步之处。传统的书面考察方式有很多弊端,比如学生临近期末考试才忙不迭死记硬背,考试一过就遗忘,第二,限制了学生的思维,而且没有体现出创新能力的应用。

梅杨选择了数理学院18级4、5班作为首个试验点,把学生按照寝室分为多个小组,要求各个小组协同合作,分别制作出一套物理学教学用具和实验用具,然后将成品放在食堂门口进行展示。评比方式从小组作品是否具有创新性、是否清晰准确地向别人阐述所运用的原理等多方面进行。每个学生可以尽情发挥他们的创造力与想象力,融入作品当中。学生能够用简单的构造,解释复杂的物理原理,梅杨说这将是最好的结果。

“一个好的老师,无论学生成绩好坏,一视同仁给他们激励,让他们心理、行动上动起来,他们决定毕业也好,深造也好,工作也好,四年后,他们回首当年的自己发现变化非常大,往好的方面发展,这就是一个好老师的标准。”数理学院2016级4班的王菊在梅杨一年一年的激励下,考上了海南师范大学的研究生。梅杨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绵师学子,在老师们的期望的目光下,走向他们更好的人生!

人物介绍:梅杨,教授,我校计算机物理研究中心主任。2009年6月年毕业于四川大学,获博士学位,2013年1月于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激光聚变研究中心博士后流动站出站。有近13年的企业工作经验。2015年在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访学半年。主要从事物理模型建立与模型仿真、计算工作,特别是在模型建立与模拟计算方面具有深厚的功底。先后参与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教育部博士点基金、科技部科技支撑计划项目,主持了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发展基金、绵阳师范学院科研启动基金等项目。已公开发表SCI检索收录第一作者英文学术研究论文40多篇。主讲数学物理方法、电子技术基础、计算机控制等课程,2020年,在教师表彰大会上被授予“科研工作先进个人”称号。

(来源:党委宣传部    采写:大学生通讯社 何智芬 杨成凤 向本宁 杨子祎    审核:彭康华)